(11月4日《京华时报》)
admin
2019-04-07 07:00

  也该看到这些地方在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型中面临的苦衷:升学率下降,按照这个理论,与应试教育相比,素质教育更强调对学生全面能力的考核,但如果对县城教育水平有一个了解的话,批评也是可以理直气壮的,在传播学的研究中,媒体与教育部门有着太多批评的理由,对于县城的学生来说,可是全面能力并不是在课堂上就可以完成的,有一个描述人的社会地位与知识接受的理论叫“知沟理论”:社会经济地位高者通常比社会经济地位低者更快地获得信息。素质教育对于他们的意义是什么呢?对于沂水县的做法,如果升学率没有的话,

  他们自觉养成的素质从整体上说是单薄的、单一的。家长对于素质教育存有疑问。在很大程度上与学生生活的环境有直接关系。县城的学生比大城市的学生在视野上难免受一定的制约。

  如此判断,并不是说违规办学就是可以接受的,谁都不否认素质教育是大的趋势,学校教育必须按照这个规律去提高教学质量。但是,在素质教育的推进中也必须看到,在县城这样的地方实行素质教育可能需要更大成本。根本的原因不是学生不够勤奋,而是深层次的社会问题:首先,县城及农村的生活环境是有异于更大城市的,学生的视野和培养素质的机会一般来说更少一些。其次,高考在县城与农村具有极强的现实改变意义,他们没有资本在这样的考试上做太多的尝试。

  素质教育需要推进,但素质教育的推进也要注意现实的情形。在农村、县城,必须看到素质教育推进中的两个问题:人们素质的欠缺,人们对于升学率的看重。如果不作出相应的调整,或其他方面相应的改进,素质教育要么会导致升学率的下降,要么会导致这些地方的“叶公好龙”。因此,应该想办法改变这些地方学生的素质养成环境,并且对高考的改革进行更符合素质教育而不是加剧应试教育的改革。只有从这两个方面同时发力,素质教育才能成为农村和县城的真实选项。

  更主要的是,高考对于县城与农村的孩子来说,是改变命运的最主要途径。虽然,随着社会开放,人们实现社会流动的渠道越来越多,高考也随着扩招等改革,不再是一个独木桥。但是,对于县城、农村的孩子来说,高考依然是他们努力向上的最主要手段。如果没有高考,他们怎么向上流动,如果没有考上,他们的命运无外乎是做一个打工仔。而当他们埋头学习许多年后,实际的生存能力却并没有增强,这就意味着高考对于他们来说,必须是一场毕其功于一役的“决战”。在这个现实背景下,当高考依然是一种选拔性考试,依然是一考定终身时,学生、家长、学校怎么可能忽视升学率。

  

(11月4日《京华时报》)

  今年7月31日,山东省沂水县政府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学校管理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意见》称:全县加强学校管理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目标任务是,中考优秀率保持全市第一;本科进线人数、重点本科进线人数和万人比全市第一。沂水县片面抓考试成绩和升学率的做法遭到山东省教育厅的严厉批评。(11月4日《京华时报》)